瓶颈期乌秋

努力

月阳:

这次跟boo一起商量了要发刀
七夕快乐,朋友们!

Boo:

是和北的合作文yeah七夕快乐哦!(。

封面是 @-honey-   yeah

食用快乐!

------------------------------

天气很好。

 

在一个月前的此时、在同样的温和又使人放松的好天气下、在有漂亮又鲜艳的花与赏花的蜜蜂谈笑的小路上,戴安娜常陪着亚可在这里散步。有人说,悠闲的时光会让人产生可以就这样度过一生一世的感觉。正如戴安娜也觉得自己可以一直牵着亚可的手陪她一起度过每一个温和的午后。

 

 

 

  又是在一个温和的午后,明媚的阳光陪伴着那条小路。戴安娜独自一个人抱着书籍和信纸匆匆走过这里,没有留意那些花。

  一个月前,亚可突然决定同夏利欧一起到各地进行魔法巡演。戴安娜理解她,毕竟戴安娜也曾如此的崇拜着夏利欧。但是在亚可离开仅仅一个月的今天,戴安娜就感受了心底强烈的思念。她就是这样的人,她不会对任何人说起这份思念,但是就算她不对任何人说起,这份思念也是不会改变的。是日积月累不断加深的,是不断增加不曾减少,是伴随着时间的推移愈演愈烈的。思念就像是一颗魔豆,一旦入土便会无法控制的疯长。最后这颗魔豆促使着戴安娜不得不做些什么来压抑心里难耐的思念。

  在温和的光线填充了整个房间的时候,戴安娜独自坐在寝室的桌子前。如果说有什么是能够表达心中所想所念,那么诗词也许就是位居首位的。把我所爱的你比喻成时间的任何美好,结果最后才会发现世间的任何美好都不及你。戴安娜将写好的诗装进信封,取出了昨天从镇上买来的邮票。

  到你的身边去吧。

 

 

  到你的身边去了吗?

  亚可已经在外面巡演了一年,戴安娜也已经为她写了一年的诗。戴安娜也不知道亚可是否觉得喜欢,但是戴安娜知道只要是她用心做的东西亚可就会喜欢。如今的她也清清楚楚记得亚可对她制作的果酱三明治赞不绝口的场景。那么,你会称赞我为你编写的诗句吗?

  像是康斯和苏西一起玩的只有打败了关底的boss才能继续前行的游戏一样,对于戴安娜来说,她现在就正在为这名为【瓶颈】的boss而发愁。越是困难便越是努力克服,她一直都是这样。

  把你写成花怎么样?但是我已经写过【你是花】这样的语句了。

  把你誉为光怎么样?可是我已经发出【你是光】这样的感叹了。

  把你称为星怎么样?只是我已经说了【你是最闪耀的星星】这样的评价了。

  戴安娜苦恼又专心,所以这就可以解释住宿楼失火的时候她为什么最后一个发现而且又因为火势不得不拿着东西从窗户飞出来的疑问了吧?

  给我些赞美吧。

 

 

  还没有听到赞美呢。

  苦尽甘来!苦尽甘来!戴安娜终于度过了写不出东西的时期,现在已经是戴安娜为所爱撰写诗句的第三年。

  最近的天气总是阴雨绵绵,洛蒂在这么一个傍晚来到了戴安娜的寝室。最新的《日暮》将在下周末发售,她来找芭芭拉商量一起去购买的时间。芭芭拉似乎不在,整个寝室只有戴安娜一个人在。

  “这这……这些是戴安娜你写的吗?”洛蒂无意间看到了戴安娜放在桌子上那几张写好诗的信纸,一下子就被戴安娜的作品吸引了。

  “是的。”戴安娜停下笔这么说。

  洛蒂小姐感到十分震惊,戴安娜的作品无论是手法还是内容都已经达到了文学水平了。而所有的作品也都清一色的写有赠于亚可的字样。

  “戴安娜……那个……没什么,戴安娜写得太好了,要不要把这些发到库洛娃提供给学校的平板电脑上?”

  戴安娜思考了一下,觉得这样也好。如果亚可太忙了或者收不到信,也可以通过科技看到这些诗。

  在早已归来的库洛娃的帮助下,戴安娜在某个博客网站上创建了账号并在当天创下了粉丝暴涨而导致系统瘫痪的壮举。最后的结果是戴安娜的诗大受好而电脑也是相当难修。

  讲出你的想法吧。

 

 

  暂时还没有知道你的想法。

  戴安娜已经从新月学院毕业回到了老家继承了卡文迪许家的家主之位,只是那些诗却没有随着毕业而停止。在不久后的某次晚会,卡文迪许家的新家主才华横溢一事竟因安德鲁在宾客之间的文学交流上谈及此事而不胫而走。对此事安德鲁本人也只是摊了下手给了戴安娜一个“你应该试试出版诗集的,戴安娜。”的建议。于是就在安德鲁的推荐下,戴安娜选择了一家不错的出版社。

  “亚可,也许会看到。”

  戴安娜是这样回答安德鲁有关为什么同意出版的问题的,安德鲁听了后盯着戴安娜一如既往地认真的表情沉默了一会儿,道:“是吧,她会看到的。”

  诗集不出所料的获得了大卖,戴安娜很喜欢书的封面——棕色的封皮让她想起了亚可的头发;红色的框子让她想起了亚可的眼睛;活力的图案让她想起了亚可的性格。但是有一样是戴安娜不喜欢的,她不喜欢目录前写有著名作家的书评那里,她不喜欢他们对亚可和她的评价。

  不久后,戴安娜的第二本诗集面世。出版社的编辑问她要不要做职业诗人,她有些犹豫的回答道暂时不想。一面是卡文迪许家一面是职业诗人,戴安娜担心自己没办法两边都照顾到。

  送我些提议吧。

 

在提议之前找到了答案。

无论是魔女还是普通人,喜欢这位新出道的职业诗人的诗集的年轻女性都要排起长龙。有时候读者们也会好奇戴安娜的诗句里那位永不变更的主角如何让她如此深爱.有时候读者也会希望戴安娜为了别人而书写爱意。

如果我爱着你,那么你则璀璨如星云。

戴安娜比谁都清楚她不会为别人创作这些诗。亚可曾在卡文迪许家的密室里告诉她,是戴安娜就一定能将学业和家业一同照顾好。戴安娜觉得,亚可有时候能够告诉她一些解决问题的正确方法。

也许亚可也曾“告诉”过戴安娜,她这一生只会爱上亚可。

也许连亚可自己也不知道,因为她从未用言语道出这样的话。有些话是不用说也不用想说却又能被对方得知的,只需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神情,不会说谎的心脏都能感受到这些带来的信息。

戴安娜说不清她为何对亚可如此深情,但是她知道她不会为亚可以外的人写诗。

赠我些夸赞吧。

 

 

夸赞可能要变成责备。

戴安娜老老实实地躺在病床上,至少看起来是这样。其实,一旦医生离开她就会立刻从枕头下面拿出来纸和笔继续写。不过还是没有逃过护士姐姐的眼睛,所以平常一副严肃有深度模样的卡文迪许家主一反形象的费心思琢磨把东西藏起来。

她摸清楚了医生来观察病情的规律,也琢磨透了护士来探望她的时间,顺便也学会了根据楼道里的脚步声推测是否有粉丝成群结队的来看她。戴安娜觉得和住院比起来在诗和家业之间忙碌有算得了什么啊。

内脏因为她的劳累而闹脾气,骨头因为她的乱来而闹变扭。要是被亚可知道一定会在那边乱了手脚。戴安娜不希望影响到她,她在给她的诗和信中只字未提此事。

来一起保守秘密吧。

 

 

保守秘密前先来庆祝一下吧!

可喜可贺的是,戴安娜是身体在这一年已恢复完全,内脏不再对她发脾气、骨头也不再跟她闹别扭,生活逐渐的恢复了平静。

今天把你比作什么呢?

像以前一样把你比喻为花,写出【似繁花却让繁花也羞愧】的语句?

像以前一样把你比喻成光,写出【光影成幻你在幻中明媚】的话语?

像以前一样把你比喻成星,写出【你立于山顶星芒为陪衬】的语言?

我果然没法爱上你以外的人啊,亚可。

时间以秒为单位快速流逝着,而戴安娜还在惦记着那个让她痴迷的女孩。

已经是第八年了,她不知道亚可什么时候会回来,所以她一如既往地写着信。她什么都没有变,戴安娜还是每一日每一日执拗地舔着邮票背面,希望有一天能收到回信。

戴安娜孤身坐在房间的椅子上,左手撑着额头,握着笔的右手不停地在空中比划。

“今天把你比做什么好呢——”戴安娜自言自语,嘴角却翘起弧度。

是幕下第16枚的全胜优胜呢?还是AMPA型的谷氨酸受容体呢?她心想,笑了。果然还是不要做什么奇怪的比喻吧?毕竟是那样笨笨的孩子,那就把亚可比作令人激动的魔法吧?

用爱编织的诗句,是不是总有一天能够得到回信?

只是现在还没有收到回信,总有一天可是收到的,对吧?

戴安娜想着,在纸上写下句子,却又因为不满意而将纸揉成一团。

“哎……果然很让人头疼啊……把你比做什么好呢?”她自言自语。门外的女仆本想进来的,但却又在敲门的一瞬间停下来。

没办法去打断她。

 

第九年了。

她吃疼地倒下,随之失去了意识

睁开眼,先是刺眼的强光令她无法适应,随之又闭上眼,再次只能睁开,许久才逐渐适应了周围的环境。

从头部传来的剧烈疼痛让她倒吸一口凉气。她的身体全被绷带包裹,似乎还可以看见隐约的血迹。她不记得自己是因为什么才变成现在这副狼狈的样子的,甚至忘记了自己是谁。

医生告诉她,脑袋似乎被很厉害的撞到了。

医生问她还记得什么,她低着头回忆。可是她什么也无法想起来,最后只是看见了一个模糊的面孔,逐渐清晰起来。她又看见了那个女孩的面貌,她不会忘记女孩的笑颜。

戴安娜忘记了自己的姓名,忘记了一切,但是,爱他是唯一记得的。

她能做的,也只不过是如往常一般继续爱着她,她还是那样,每一天每一天写着看似毫无意义的诗句,还是那样执拗地舔着邮票背面。似乎这样就可以把自己的爱意传达出去了。

她躺在病床上,远眺窗外的风景,戴安娜眯起眼,嘴唇微启,慢吞吞地从口中挤出音节:

“Akko……”

 

在迷惘和无助中又过去一年。

戴安娜的记忆还是没有恢复,期间不断有熟人来看望她,只是戴安娜怎么也想不起来,她只记得亚可,她唯一还记得的,就是爱她。

就算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喜欢亚可这件事情她还是记得的。

于是戴安娜还是那样,写着信,她只是想要亚可的回信,她每天都在期待着回信,可每天的期望又被现实打破,失望无限放大,可是她还没有放弃。是不是总有一天能够收到回信?

“今天把你比做什么好?”戴安娜自言自语着,每一天每一天都是这样,已经是第十二年了,戴安娜不知道是什么理由让她足以坚持如此之久,她始终找不到答案,或许也不需要什么答案,毕竟这一切都心知肚明。

像这样,十三年了,时间飞快流逝,也带走了戴安娜最初的模样,比起十三年前,她的面容已经成熟了很多,在年轻女性中似乎很受欢迎,也有来向戴安娜表白的,只是她都拒绝了。戴安娜只对亚可一个人钟情。

她还是什么都记不起来,戴安娜的生活只剩下亚可,除此之外她手中空无一物。

第十四年她也还没有恢复记忆。每一天都很不安,戴安娜害怕自己这一生都无法回忆起那些美好的记忆,她在恐惧,不仅仅是现在,还有未来。

戴安娜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还害怕什么。就算只有一眼也想见她,就算只有一句话也想告诉她,戴安娜只是想告诉亚可,有多么爱她。

 

新年了,距离第一次写信已经过去十五年了。

戴安娜坐在地上,双眼无神,她在回忆什么,她回忆起什么。客厅的窗帘是拉过来的,一片灰暗,外边下着小雨。戴安娜将头埋在臂弯里。

——哪怕只说一句话也好;

——哪怕只有一眼也好。

戴安娜站起来,走向厨房,像往常一样去泡茶。

她把茶叶放进水杯,冲泡热水,整个房间似乎都弥漫着茶香,戴安娜端起杯子走向客厅,一眼就看到了相框里有点泛黄的旧照片。那是十多年前亚可还没有和夏利欧一起出去巡演的时候,戴安娜和亚可两人在公园拍的,如今回忆起来已经是十分遥远了。

水杯落下,碰撞木质地板的声音传入耳中,也让她的心感到一阵刺痛。

她想起来,她终于想起来了。

戴安娜跪在地板上,泪水顺着脸颊由于重力落下,在木质地板上留下水渍,她无力地哭泣,却没有人听见,亚可也不会听见。

——因为她十五年前就已经去世了啊。

手捂住心脏的位置,将覆盖之上的布料紧紧扯住。

“啊……哈啊……啊……”戴安娜感觉自己无法呼吸。她突然觉得,这十五年,每一天每一天写下的,想要传达给亚可的充满爱意的诗句,是不是这一切都在现实面前显得苍白无力?是不是这一切都显得虚伪?

是不是将这些句子全部重叠在一起总有一天就可以传达?

是不是总有一天能够传达到天堂去?

只是,在这个曾经有她的房间里,戴安娜仍旧创作不息,虽然已经再也见不到亚可了,但是爱仍然会延续下去,直到永远,不会停息。戴安娜曾经以为还会见到亚可,但是她又再次消失而去,再也找不到活着的痕迹。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十六年间不断送出。

回信还没有来……

回信还没有来。

回信不会再来。

某戴亚群的偶像出道公示

三位Blue gaygay的男装丽人已经蓄势待发

天然矿泉暮霖:

这里是梦开始的地方------


阿弦:



昨天一个月黑风高...什么玩意月黑风高,没有月亮的夜晚里,经过讨论,面临并不存在的废群危机,戴亚集中营的九位毒(dai)瘤(hei)站出来,他们决定成为表情包偶像!




以下成(dai)员(hei)名单




Leader暮霖  @天然矿泉暮霖
boo  @Boo
阿弦  @阿弦
苏生  @清洲_
玖安 @玖安Milnt
乌秋  @瓶颈期乌秋
阿狄  @阿狄
圣诞  @叫圣诞
阿浅  @阿浅姓阿名浅×




团名决定为 DiaKko
目前决定第一个小组:Blue GayGay(boo、阿弦、乌秋)队长是我阿弦狗子
(别恭喜我了我很懵逼cnm?!😭)
目前
没有一单!!x
没有活动!!x
一切都在群里活动,顺便群宣一波454076494




已决定的应援色:
暮霖:新年红(呸 玫瑰花的葬礼红
boo:群青
阿弦:亮蓝
乌秋:宝石蓝
阿狄:白
苏生:荧光绿
阿浅:哈密瓜色(???
(论Blue GayGay蓝色基佬组的来历)
有新的动态会在评论下第一时间公布!!希望大家支持我们DiaKko搞事天团,感谢感谢
👏👏👏👏👏


【戴亚】等雨来

好吃好吃

阿弦:

·和毒枭 暮霖团长 的联动产物 啾咪


·巫女戴和狐崽


·修仙产物,我感觉我在 写段子??


——


1.


空山稀人烟。


竹帚在地面上扫动发出沙沙声响,身着白衣的巫女低着眉眼专心地清扫深秋的落叶。偶尔一片黄叶落在她的衣服上,她也不用手去拍掉,只是等它随着自己挥动竹帚的动作自然地飘落。


神社安静地藏于山中,较为偏僻的地理位置和近来人们对神明的质疑让前来参拜的人少之又少。以至于戴安娜的工作,通常也只是非常简单的打扫整理。


她放下手中的竹帚走向鸟居。


远处的人影向这边靠近。她本惊愕这时还会有人来,但在看到那裙摆下藏不住的狐尾时就明白了来者是谁。


“亚可。”巫女轻轻地念着。


来人身着对于她来讲有些过于宽大的和服——那本是戴安娜的衣服。她的红瞳闪耀着灵动的光芒,她在鸟居前深深地鞠下一躬,靠边从鸟居下穿过来到戴安娜的面前。


“我记得你并不愿意相信神明。”戴安娜挑挑细长的眉。


“但是你信嘛。”亚可脑袋后的小辫子调皮地跃动着。


“...学得倒是像模像样。”有着淡金色头发的人微微叹了口气,牵住了狐仙递过来的手。


要下雨了。


2.


落日散余晖。


她记得那天阳光很好。


手里的工作已经做完,心血来潮一般给自己求了一签。


吉。


希望如此。戴安娜闭上眼站在屋檐下,淅沥的雨声入耳。


她微微睁开眼,苍蓝色的眸子很快盯到了树下蜷成一团的小东西。她皱了皱眉。


雨势不小,但她还是冲出去把那小家伙捡了回来。金色有些偏暗的毛已经全部被雨水打湿,狐狸甩了甩身子让她的衣服沾上了不少水。它稍稍动弹了一下就因为疼痛而表现出痛苦的神色,腿上还在作痛的伤口露了出来。


是受伤了啊。戴安娜摇摇头。


看来只好把它暂时留在这里了。尽管狐狸赤红色的眼眸里流露出几分不情愿和倔强。


3.


狐狸离开了。带走了她给它包扎用的绷带和草药,什么也没留下。


这是理所当然的,戴安娜想,既然伤好了它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


不过总觉得少了什么。


不自觉地就像往日一样准备了一份油豆腐,和它喜欢的梅干。


——狐狸会喜欢梅干可真是奇怪。


自己是肯定不会吃的,只好放在捡到那家伙的树下。


会被它捡走吗?


正想着,手里的动作已经停下,她听见沙沙声,像掸子擦过紫檀木桌面的声音,那是九尾狐出没的特征。巫女警觉地抬起头。


一个比自己矮上接近10公分的少女用红瞳看着她,面露笑意。


“亚可·卡嘉莉,落魄狐仙,请多指教。”


雨已经停了。


4.


她知道了亚可会受伤甚至化为原型的原因是恶灵所害,可让她感到担忧的还是最根本的问题——这个时代更多的人已经不再需要神明了,又何来对神明的景仰?信仰力的逐渐缺失,只会让那些被供奉的神明,也许他们之中包含着眼前的狐仙,越来越虚弱。


“嘛,算了算了。”亚可打哈哈笑着,“没有关系的。”


怎么可能没有关系。戴安娜敲了敲她的小脑袋瓜,即使九尾狐长生不死,但像这样下去,她甚至可能会消失。


“有戴安娜信我啊。”


软软的狐耳一抖一抖,她露出想让戴安娜宽心的笑容,钻进对方的怀中。


“...真是乱来。”


颈窝被她蹭得有些发痒,戴安娜微微偏过头去。


不相信神明的原因,是自己所珍视的东西终究会逝去,神明也不会例外。


“有些时候,连自己都保护不好啊...谁还会相信呢?就比如这里供奉的,也只是人们用来祈祷丰收或商运昌隆的稻荷神,”亚可耸耸肩,“这个年代已经没有多少真正信奉稻荷神的人了。”


自己也只不过是个稻荷神以前的随从而已。


而这个荒僻的神社,和她,是自己生存下去的支柱。


“但只要你愿意相信,我就是你的保护神。”


5.


狐狸是有发情期的。


即使是狐仙,现在已经丢弃了神明的身份了,躲不过的终究跑不掉。


前几日她的精神不安自然可以解释了。


亚可躺在榻榻米上面色潮红地磨蹭着双腿根部,带着渴求的眼神看向一旁竭力保持镇定的戴安娜。


“能、能不能...戴安娜...呜...”


她感到左右为难,不是自己不想帮亚可,问题一是她们的关系是否能到做这种事的程度,二是这样做是否会违背神明的意愿。


蓬松的狐尾在戴安娜的手掌边一扫一扫,她诚挚地邀请着戴安娜来帮她解决目前的难题。


“不要再考虑那些有的没的了...”


“我会把我的全部奉献给你...”


戴安娜温柔地吻去了她眼角边的泪,捋了捋她敏感的耳。


“不要说这种话了。侍奉神明是我的本职,当然,包括你。”


屋外响起雨声。


6.


想去看看烟火大会么?戴安娜问她。


去吧。她想了想,点点头。


两人着简单的浴衣,戴安娜与以往不同地挽起了高马尾。亚可乖巧地将狐耳和软蓬蓬的尾巴收起,小心翼翼地牵住对方的手,那人的手指细长、骨节分明。


目光停留在身边的小摊移不开,她轻轻扯了扯戴安娜的衣摆。


苹果糖。


有些时候就真的像个小孩子一样。看着拿到苹果糖心满意足的狐仙,巫女只是无奈地笑着。真是容易满足的家伙啊。


亚可凑过来,嘴角还沾着糖渍。


“戴安娜不试试看吗?苹果糖。”


刚想摇头拒绝,唇上就传来温软触感,她闭上眼,慢慢加深了这个有点突如其来的吻。


很甜,苹果糖的味道。


夜空的烟火绚烂,绽开光芒。


7.


日子很短,日子又很长。


她说过,死后请狐仙把自己葬在这片山坡后,狐仙没说什么,只是答应了。


亚可独自坐在那棵自己被救起的树下,良久无言。


戴安娜还在的话,也会看到春天盛开的樱花吧。


她摇摇头,还穿着对于她来讲有些宽大的白色和服,挽起了辫子,捡起了脚边的竹帚。这种自己以前绝对不会愿意做的事,放到现在却成了怀念她的习惯。


总会有一天,神社荒废成废墟,而她也会从世间淡去,时间会埋葬一切。


天空并不晴朗,雨云正朝这边靠近。


亚可又坐到树下,但这次狐仙发现鸟居前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人影。


和她一模一样的发色,清澈的苍蓝色眼眸。


戴安娜小姐——她听见孩子其后不远的仆从这样喊。


她也不隐藏自己的狐耳和尾巴,只等着那孩子穿过鸟居开口问她。


“狐仙大人?”


“嗯。”


“您坐在树下做什么?”


“等雨来。”她笑着,眼角还噙着没有滑落的泪。


等一场与你再逢的雨。

戴亚群偶像团体征集应援色,希望大家踊跃参与!

天然矿泉暮霖:

我的妈耶 出道不好吗(x


阿弦:



你群有毛病...为了挽救根本不存在的废群危机,九个戴亚黑站了出来成为了偶像天团👏👏👏


想看脸上都是绷带的戴安娜。